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新东方俞敏洪:王者师,德行道,福者存。

教师必须是社会的中流砥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师道存

网易考拉推荐

重复和修正是最高的智慧  

2014-10-14 15:35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对于路的形成问题,鲁迅先生的论断可能是最经典的了。“世界上本来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”。如果我们到荒山野岭、田野草原上去看看那些小路,我们就不会怀疑这个论断的正确性。

  如果细心分析一下崎岖不平、蜿蜒曲折的山路,我们就会发现这里存在一个秘密:任何小路虽然弯弯曲曲,但是,它们都遵守“最短距离”或“代价最小”原则。任何一条小路,虽然都是人们无意识、非统一的选择结果,但是,在那个具体的环境中,都是几乎是最有化的选择结果。这说明大多数人走路都是本能的遵循最优化原则的。

  现代公路和高速公路的形成,当然不符合鲁迅先生的论断,但是,他们却遵守“最短距离”和“代价最小”原则。看来,最优化原则是人类永远遵守的基本原则。其实,在这个世界上,不但人类有路,动物也有路。一个俗语叫做“虾有虾路,鱼有鱼路”。据我所知,对于洄游的鱼类,肯定是有路的,至于虾有没有洄游的习性和路径,我不得而知。与此相似的是候鸟,它们的迁徙也是有路径的。在动物路径中,最有趣的可能就是“鼠道”了。动物专家发现,鼠类的感觉器官很发达,可利用敏锐的嗅觉寻食。鼠类经常在活动的路线上留下尿和生殖分泌物,鼠类就沿着这些有特殊气味的路线活动,形成顺畅的鼠道。老鼠对“鼠道”具有依赖性,如果用其他香料的气味打乱老鼠的“鼠道”。老鼠就会迷失寻食的方位,行为就变得焦躁混乱。蚂蚁和蜜蜂也具有类似的路径。看来动物也明白“路”的价值。

  如果把路的概念扩展到老子的“道”,植物也是有路的。植物是不能运动的,但是,他们也有一条长期重复的“成长路径”,任何一种植物,都是重复着自己发芽、长大、开花、结果的“成长路经”,一代一代,稳定重复,变化只是根据环境的需要,作出微小的修改和调整,不断的完善自己。其实任何生命都是如此,动物和人类的成长也是如此。如果我们把所有的生物的生长“路径”,进行研究,我们会发现,他们都偏好重复和修正。而完全拒绝“革命”式的变革。生命的智慧似乎在告诉我们:重复和修正是最高的智慧。革命是有害的。任何生物如果经常的进行“质变革命”,他们会丧失生存的资格。最明显的例证是“杂交”物种,他们几乎都是“繁衍”的短命鬼。都是不能持续进化和完善的。例如杂交玉米、水稻、骡子等。看来“质变革命”对任何机体持续成长都是一个致命的威胁。

  自然界、人类社会是否存在一条路径?凭直觉答案应该是肯定的,因为大多数人都相信自然界存在规律。不过对这个路径的表述是不同的。老子叫做“道”,现在通常叫做规律,马克思干脆叫做必然性,其实这是一个永远需要探索的问题。这个问题很复杂,这里不能展开。对于这个问题的态度,我的感觉是鲁迅先生的论断比马克思正确的多——路是走出来的,而不是必然的存在。行为路径的选择和探索,无论是对个人还是社会,都是一个价值巨大而极为复杂的问题。它决定着个人和社会行为的成败和存亡。从几何学的角度看,两点之间的最短距离是直线。如果我们的行为途径达到最短,最好的方式是从“自我”到“目的”画上一条直线,这里最关键的问题,就是必须拥有一个清晰的目标。自然界中的物体行为,大遵循古希腊人的“石头回家”模式。自由落体是直线的,当然路径是最短的。石头从山上滚下的路径看起来是不确定的,但是认真分析一下,也是最优化的选择,尽管不是直线,但是它遵循“阻力最小原则”。在我们的现实行为中,最短、最省力、代价最小的模式是“重复已有的路径”,这是人类为什么重视学习的原因。任何科学的研究、任何商品的生产,任何经营模式大多数都是以重复为主。人类智慧迅速增长,根本的原因是我们重复了前人已有的智慧,然后再进行一点新的尝试。如果把一个人从出生就送到一个没有人类文明的地方,长大他肯定是个傻子。

  如果从北京到上海没有路,旅行的难度几乎相当于我们围绕月球行走一圈,也许是人们一生都无法到达的。如果我们没有前人发明的机器和车辆,没有电、没有现代通讯,我们想全部从头开始重建一个文明社会,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。对于一个社会结构和运行的功能,同样也是如此,一个社会的发展同样也是重复着前人或别的社会已经成功地经济、政治、管理模式。如果一切自己去探索,我们的社会会变得一塌糊涂。从路径选择的角度分析,现在,我们在民族强大的发展道路上,我们在犯着一个严重的选择错误,我们总想去探索新路:共产主义、计划经济、大跃进、文革、中国特色的发展道路,都是在探索新的道路,以便创造人类的伟业。而忽视了“重复的高效”和“学习的快速”。我们很像一头还没有没有学会走路的乳牛,却梦想超越野马。我们的心理太急躁了。

  近百年的历史证明,我们在“成长的模式”的选择中,颠倒了“成长的程序”。历史证明,正确的程序是通过模仿、学习、重复的方式,快速走到最前面,然后再无路可寻的情况下,我们在开始尝试探索。从现在社会发展历史的角度看,现有的西方民主政治、市场经济模式都是比较成熟的道路,都是有效的和最短的。如果我们拒绝重复这些道路,而在一个未知沙漠中探索新路,肯定是愚蠢的,结果肯定是可悲的。即使我们必须探索新的道路,我们也必须选择理智的方案,而不是像一个无头的苍蝇乱闯乱撞,更不能让一群大脑混乱、充满幻觉的人带领我们盲目尝试。

  在这个世界上,探索新路的基本模式有四种:

  1、 “黑夜寻路”模式:这个模式的典型情形,是一艘在黑夜中迷失在大海中的船,寻找航向的问题,谁都知道在这种寻路模式中最需要的灯塔。类似的情形是人在黑夜中寻路,如果他看到城市上空的灯光,即使脚下看不到道路,他也能走出一条正确的道路。而对于任何黑夜中寻路的人来说,目标是最重要的。所以在寻找新路的过程之中。只要我们具有清晰的目标,尽管我们行走的过程有障碍,我们也能沿着一个相对正确较短的路径前进。

  2、“ 盲人登山”模式:这个问题类似盲人攀登高山或金字塔,尽管他看不到山顶,但是,能够感觉到向上攀登的正确性,凭着感觉向上走,所以路径基本是正确的。

  3、“猎狗追兔”模式:这是动物通常的行为模式,这个模式的特点是:目标具有移动的。因此,猎狗的追捕途径是时刻变化的、不确定的路径,这是由于目标不规则移动造成的。这是一种根据目标不断修正的行为模式。不过任何即时的修正,都是在“自我”和目标之间确立直线,确立最短路径。这个一个没有任何可重复性的行为模式。

  4、“盲人沙漠行走”模式:如果让一个盲人在沙漠行走,他们就完全丧失“目标”和方向的感觉,如果没有他人领路和帮助,盲人能够走出一条正确道路的几率是微乎其微的。最大的可能是原地打转或者走向错误的方向。

  现在我们的探索模式属于什么模式?我们是否有清新的“灯塔”?我们是否有清晰的“山顶”感觉?我们是否有一个追逐的目标[兔子]? 我们还是在“盲人沙漠行走”?现在我们的目标是什么?我们应该确立我们民族发展的真实目标:强大、繁荣、富裕。而不是虚无的幻想,这一点非常重要。

  从机体演化的角度看,人类社会的行为模式,事实上和植物成长模式最为接近,是一个以重复为主体,以探索为动力的模式。植物的成长是一个重复构建过程,而新的探索只在嫩芽上进行,如果这个机体都去尝试或者进行不断的“革命”,他们肯定无法积累壮大的。他们肯定会变成灌木。无论对于个人还是社会,重复是一个最有效的、最快速的成功途径。创新只是在“走在最端者”慎重进行行为,这种行为最佳的方式也只能在局部、实验室进行,而不是整体进行盲目的实验。因为创新的成功率太低、代价太高,风险太大。任何有经验的科学家和企业家都知道,任何新的尝试都必须少量进行,如果脑袋一热就全面推广,后果肯定是严重的。甚至是毁灭性的。

     社会模式的创新,类似在沙漠上探索一条新道路,走在最前端的人,需要进行探索,代价和错误是必然的,前进的速度也必然缓慢,而后来者存在重复的优势,所以,落后者可以赶上先进者,这就是根本的原因。如果我们单单希望表现自己的创新能力,而不是关注事件的结果,我们就会陷入“创新”的陷阱。以致付出巨大的代价,却不能前进一步。我们应该明白,在世界这个竞赛场上,自己的真实处境是落后的。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以“最小的代价、最快的速度”去追赶。我们优先需要的是效率,而不是特色和畸形怪状的“创新”。

  我们的前面有许多路,成功的和失败的。我们最理智的选择是重复别人走过的“成功道路”——民主政治和市场经济。 我们必须承认这样一个事实,在人人都想得冠军的赛场上,冠军就是最优秀的。在人人都想成功的世界上,成功者就是最优秀的。在都想强大和富裕的国家中,能够强大和富裕者的路径就是最正确的。如果我们不以结果和事实为依据判断事物,而是以可能性进行“辩证法”式的思辨,我们就会犯极大的错误。现在中国面临的问题,不是我们没有强大的潜力,不是没有可寻的道路可走,而是我们混乱的大脑在作怪——地上有路不愿走,偏偏下河摸石头!这是一种畸形心态。我们为什么具有这样的畸形心态呢?如果把这个问题还原成个人行为,我们就比较容易分析清楚。

  如果大家一起想快速达到一个目的地,却有一个人行为怪异,有路不走,偏偏下河摸着石头找新路 ,这个人的心态肯定是有问题,原因一般不外乎下列四种情况:

  1、 这个人属于不考虑结果和收益,只喜欢表现自己的“特色”创新,喜欢寻找新路,这个人属于“表现型心态”。

  2、 在和同伴争论道路的选择时产生分歧,在道路走错之后为了“面子”不愿意认输,这个人属于“虚荣型心态”。

  3、 在自己“自以为是”的决断下,强制大家走错了路,并且在走入错误的道路后,造成损失,害怕大家抱怨,甚至追究责任,于是就一意孤行,一错到底,属于极端固执的“无责任心态”。

  4、 这个人在群体中处于“优越的酋长”地位,一旦承认错误就会丧失优越地位和既得利益。于是就不顾一切事实,抱着幻想冒险尝试,属于“绝对自私心态”。

     当然社会复杂一些,但是行为心态几乎相似,现在,执政者属于什么心态,不得而知!也许利益和特权是最关键的因素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