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新东方俞敏洪:王者师,德行道,福者存。

教师必须是社会的中流砥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师道存

网易考拉推荐

中国到底是谁的?  

2014-07-06 14:38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任何观念都是以利益为中心形成的,同时也随着“利益中心”定位的转变而转变。例如民主和专制这两个看起来水火不容的观念,他们的转变也是极为简单快速的,这里的心理基点是“所有权”的定位问题。对于一个利益对象,如果你认为是你个人的,你的管理观念就必然倾向专制模式,相反,如果你认为是大家的,你的管理观念肯定倾向民主模式。

       例如一个农场、工厂,如果所有权是你个人的,你肯定以你自己的利益为中心,按照你喜欢的方式进行管理。这种管理必然是个人专制的。如果这个农场、工厂是大家合伙开办的,你肯定认为合理的管理的模式是“大家商议”而不是你独断专行。假如一群人,到达一个新开垦的地方生活,当他们需要组成社会组织的时候,他们认为这是大家的事情,因此对公益性事务的管理,应该采纳大家的意见,应该服从大多数,于是民主的体制就自然产生了。相反,如果一个人首先占有一块土地,这块土地是他自己的,其他人都是他的雇工或临时居住者。当他需要管理这块土地的时候,当然希望自己专制,希望按自己的意志管理他人。民主模式是他绝不可接受的,因为这块土地是他自己的。因此,个人专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国家也是如此,一个人或者一个集团,如果认为国家是大家的,就必然认为民主是最公正的、合理的社会模式。相反如果他认为是自己的,肯定认为专制模式是最合理的。例如,美国人到达美洲的时候,就是第一种情形,大家认为这个新的国土是大家的,公共事务也是大家的事情,因此,他们社会组织就自然选择了民主的模式。社会官员仅仅是大家的雇员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 在中国就完全不同了,中国的历史是改朝换代的历史,人们已经养成习惯,谁夺得天下,国家所有权就是谁的。所以,在中国的土地上,民众只是寄生在自己土地上的农奴,所以,统治者必然选择专制管理模式。现在中国面临的核心问题,不是什么信仰和主义问题。而是对这个国家所有权的确认问题,如果我们确认中国是哪个人的或者政党的,当然专制集权就是合理的,这个道理类似一个私营企业,他拥有所有权,他有权选择任何经营方式,任命任何人作经理、主管。并且可以任意分配利润。如果我们确认中国是中国所有公民的,当然民主模式就是最合理的,这和一个合伙企业一样,大家的事情,大家当家。现在中国的矛盾症结,中国大众认为这个国家是大家的,因此,他们要求民主管理。这种想法和合伙公司的股东想法是一致的。要解开这个死结,关键是确认中国的“所有权问题”。中国到底是谁的?看来双双都似乎是有道理。执政认为,天下是他们打下来的,应该是他们的。历代帝王的理由是一样的,似乎是合理的,而且也有历史依据。民主模式当然是绝不可接受的,最多也只能实行开明专制。大众认为,这个国家是全体中国人的,理由是他们祖祖辈辈生存在这块土地上,在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,因此是属于他们的。这个理由也是合理的,而且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的都是这样定位的。当然,北朝鲜是金正日的,是他从从父亲那里继承的,这是例外。现在中国面临的最大难点就是:中国到底是谁的?解决不了这个问题,争论民主和专制是毫无意义的。

       我们知道,希腊是人类文明的发源地,也是民主政治的圣地。早在公元前495429年,伟大的政治家伯里克利,就把希腊民主推向人类文明的顶峰。当代民主理论家之一的罗伯特-达尔认为:现代民主的理论和实践有四大渊源:希腊的直接民主制、罗马与中世纪、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城市国家的共和主义、代议制政府的理论与实践,以及政治平等理念。看来,在中西学者和大众通常观念中,中国古代文明根本就没有任何“民主思想”的细胞。最多就是传说中的“尧舜禅让”,开明政治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,历史的事实完全不是这样,早在公元前476——390年间,伟大的思想家墨子就明确的提出了他的民主主张。这个时间几乎是和希腊民主时代同步的。墨子在《墨子卷三。尚同上第十一 》中明确提出“选天子”的主张。并对地方自治提出自己的设想。墨子曰:“夫明呼天下之所以乱者,生于无政长。是故选天下之贤可者,立 以为天子。天子立,以其力为未足,又选择天下之贤可者,置立之以为三公。天子三公既以立,以天下为博大,远国土之民,是非利害 之辩,不可一二而明知,故画分万国,立诸侯国君,诸侯国君既已立,以其力为未足,又选择其国之贤可者,置立之以为正长。 ”从现代的观点来看,墨子的主张是一个非常完备的民主模式。可是他的思想在几千年的中国文明中,几乎销声匿迹,成为真正的“隐学”。这里似乎也解答了一个历史之谜:在春秋战国时代,当时儒、道、墨是几乎齐名的三大学派。而墨家在汉代以后,突然在历史上消失,而儒学却独家做大。这绝不是偶然的。如果我们认真地思考一下墨子“选天子”思想,就会豁然开朗:封建王朝能够容忍这样一种思想存在吗?而儒家的独大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。“君君臣臣。”,统治者能不推崇吗?历史已经成为历史,长期的封建专制无疑是中国历史的最大灾难,但是,为专制提供理论体系的儒学,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专制是民主的天敌,看来这一点是可以定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尚同上第十一
  子墨子言曰:“古者民始生,未有刑政之时,盖其语‘人异义’ .是以一人则一义,二人则二义,十人则十义,其人兹众,其所谓义 者亦兹众。是以人是其义,以非人之义,故文相非也。是以内者父子兄弟作怨恶,离散不能相和合。天下之百姓,皆以水火毒药相亏害, 至有余力不能以相劳,腐臭余财不以相分,隐匿良道不以相教,天下 之乱,若禽兽然。
  夫明呼天下之所以乱者,生于无政长。是故选天下之贤可者,立以为天子。天子立,以其力为未足,又选择天下之贤可者,置立之以 为三公。天子三公既以立,以天下为博大,远国异土之民,是非利害 之辩,不可一二而明知,故画分万国,立诸侯国君,诸侯国君既已立 ,以其力为未足,又选择其国之贤可者,置立之以为正长。正长既已 具,天子发政于天下之百姓,言曰:‘闻善而不善,皆以告其上。上 之所是,必皆是之,所非必皆非之,上有过则规谏之,下有善则傍荐 之。上同而不下比者,此上之所赏,而下之所誉也。意若闻善而不善 ,不以告其上,上之所是,弗能是,上之所非,弗能非,上有过弗规 谏,下有善弗傍荐,下比不能上同者,此上之所罚,而百姓所毁也。’上以此为赏罚,甚明察以审信。是故里长者,里之仁人也。里长发政里之百姓,言曰:‘闻善而不善,必以告其乡长。乡长之所是,必皆是之,乡长之所非,必皆非之。去若不善言,学乡长之善言;去若不善行,学乡长之善行,则乡何说以乱哉?’察乡之所治何也?乡长唯能壹同乡之义,是以乡治也。乡长者,乡之仁人也。乡长发政乡之百姓,言曰:‘闻善而不善者,必以告国君。国君之所是,必皆是之,国君之所非,必皆非之。去若不善言,学国君之善言,去若不善行,学国君之善行,则国何说以乱哉。’察国之所以治者何也?国君唯能壹同国之义,是以国治也。国君者,国之仁人也。国君发政国之百姓,言曰:‘闻善而不善。必以告天子。天子之所是,皆是之,天子之所非,皆非之。去若不善言,学天子之善言;去若不善行,学天子之善行,则天下何说以乱哉。’察天下之所以治者何也?天子唯能壹同天下之义,是以天下治也。

  天下之百姓皆上同于天子,而不上同于天,则灾犹未去也。今若天飘风苦雨,溱溱而至者,此天之所以罚百姓之不上同于天者也。”

  是故子墨子言曰:“古者圣王为五刑,请以治其民。譬若丝缕之有纪,罔罟之有纲,所连收天下之百姓不尚同其上者也。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0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