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新东方俞敏洪:王者师,德行道,福者存。

教师必须是社会的中流砥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师道存

网易考拉推荐

回到大地,重建我们强大富裕的根基  

2014-07-15 14:46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尽管中国面临的问题很多,但是,根本的问题只有三个:所有制问题、政治体制问题、计划生育问题。对于这三个问题,各种观点相互矛盾、冲突、甚至对抗。对这三个问题的认识的确在考验中国的智慧,同时也决定了中国的未来。

        第一个问题是所有制问题,这是个社会根基问题,是一切矛盾的根中之根。这里关系到一个根本问题——作为生存资源的财富到底属于谁的问题。是属于财富的创造者?属于权力拥有者?属于一个笼统的概念——国家?这个问题大致有三种归属模式:完全公有化,公私混有的现状。完全私有化。关于彻底的公有制的问题,几十年的公有经济已经证明:这是一个彻底失败的经济体制,加上东欧、前苏联、北朝鲜的现实例证,真正主张完全公有制的人已经很少,少数极左例外。但他们无法左右社会趋势。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可以说已经基本澄清。关于公私混合的经济体制,争论是最多的,也是最混乱的,这种以“公有经济为主,私有经济为辅”的经济模式,现在充分暴露出它的弊端。公有部分仅仅是一种名义上的全民所有,事实上任何国民都没有权力拥有或者收益。它们成了事实上的无头资产,是一块由权力分享的“唐僧肉”,他们的受益者几乎完全“权贵官僚”集团,确切的说,这类资产属于“权力资本”更为准确。同时,政府以行政手段对经济的过多干预,对自然资源、社会资源的过多控制,以及以行政垄断为特色的国有企业。已经暴露出他们对社会经济的危害和抑制,例如:金融、电力、供水、石油、通讯、铁路、土地、食盐、烟草等。都成为中国的暴利行业,他们强卖强买,任意涨价,成为压榨国人的工具。抑制了其它行业的发展,破坏了公平竞争的市场规则。

        同是公有资产在道义上的合理性也完全丧失。以前,我们是以“稳定国家经济命脉”的理由给与国企垄断权力的,现在,他们大多数成为海外上市公司。他们用垄断获取的暴利,与国外投资者分红,已经是对国人的残酷剥削和压榨。事实上,我们的国企已经成为“买办资本”,他们的垄断权力,已经丧失了合理性基础。政府垄断的“市场准入制度”,行政审批,已经成为腐败的根源。如果说专制体制是腐败的原因,那么公有财产就是腐败的沃土。全民所有,事实上是一个空话,实际的情况是政府所有、官员所有。这应该是一个事实。关于彻底私有化问题,这是一个争论最激烈的问题,这个问题关系到国家性质的问题,也关系到党执政的合法性依据问题。如果把土地、国企像俄罗斯一样,完全通过股份的形式平分给国民,执政党的财富根基就彻底丧失了。这是一些人不愿意看到的。如果不实行“彻底私有化”,中国的问题则永远无法彻底解决。在中国这个混乱的状态下,只有彻底的私有化,才能消除腐败的根基,才能实现彻底的“市场经济”,而只有彻底的市场经济,才能实现竞争的公平。实现“财富创造效率的最大化”。同时,完全的市场经济,也是民主政体的根基。在中国混乱的所有制问题中,现在又出现了一个变种:新左派的“高税收,高福利”主张,其实,这个问题在中国目前“创造财富能力低下”的现实中,只是一个幻想而已。中国的税收已经很高,但是,福利确是世界几乎最低的。如果再增大税收,不但不能解决全民高福利问题,而且会摧毁国人创业的基础,严重降低“财富的创造效率”,使我们陷入更大的贫困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二个问题是体制问题,是一个最敏感的问题,敏感的原因来自官僚集团的内心恐惧和极力的压制。其实,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,这个问题的关键是:治理这个国家的权利是属于全体国民还是属于一个集团?用一个集团的暴力方式控制全体国民的模式,现在已经出现极大的危机,这是一个“不允许讨论”,但人人都明白的问题。事实上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。由于目前存在一个根本的矛盾冲突:权贵集团不想放弃权力以及权力所带来的利益,而国民又想要回自己的权利,所以,冲突无法回避,为了缓解这个矛盾,出现了关于体制的几种变种。有人曾提倡中国需要帝制立宪,但是,这个问题在中国已经丧失传统的根基,同时丧失了大众的心理基础,没有任何实现的可能。即使实现,也会演变成一个更恶的政体。威权政体好像还有一定的市场。其实,中国政府一直实行的就是典型的威权政治,现在看来,危害是巨大的,也不会有实现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 党内民主似乎可行,实际仅仅是一种权宜之计,而且最终不会为大众认可。这是因为国家的权利仍然属于少数人,而不是全体国民。唯一的选择,就是彻底的民主宪政。只有全民普选才能有效制止中国泛滥的官员腐败问题,只有彻底的言论自由,才能把邪恶、丑恶曝晒在阳光之下,才能制止邪恶和腐败。只有完全的结社自由,才能形成“政治力量”的相互制约和监督,才能保证不出现新的暴力集团,才能使社会各基层、各种利益集团的利益达到最大的均衡。尽管宪政民主是实行还有极大的苦难,还有许多障碍,尽管权贵集团在变换各种奇妙的招法,但是,中国最终还是将走向“宪政民主”这个最优化的政体归宿。不会出现具有神奇特色的第三条道路。

       第三个问题是计划生育,本来这不是一个基本问题。世界上的任何国家都不存在这个问题。这是一个标准的中国特色问题。但是,计划生育在中国它是一个基本的国策,而且被极端的严厉执行,这种人为的干扰人口自然平衡的行为,将使中国出现严重的人口失衡,现在的问题已经很严重,特别是性别比例的失调、人口老化问题,青年人与老年人比例严重失衡的问题。这个问题在10年以后,将是灾难性的,因为,大多数60年代以后的人,他们的子女大都是12个,他们不可能能够得到足额的养老金。因为,他们的孩子辈比例太少,无力负担这个群体养老问题。同时,由于多年的舆论导向,80年代后这一代人的生育观念发生畸形变化,他们不但认为生养孩子无关紧要,甚至认为是一种罪恶和落后观念。加上80后的巨大生存压力,中国的生育率可能急转直下。尽管农村的生育观念强于城市,但是,80年后的农村青年大多出外打工,巨大的生存压力使他们也不愿多生孩子,他们的孩子很少超过两个。国家不能在用个别事例欺骗国民,应该公布“农村三胎”生育人群的真实比率。如果现在不立即中止“一胎政策”,10年后,将给中国带来巨大灾难,这种灾难将远远大于文革和大跃进。现在“人口太多导致就业压力”仅仅是个假象,关键是创业太少,创业的环境过于恶劣,税收太高。没有创业就不存在就业岗位,没有就业岗位如何就业?如果继续实行这种“高税收”的政策,保持这种繁杂的创业政策制约,加大创业难度和风险,即使中国人口降到3亿,就业也是同样困难。现在的中国就像一个群“疯狂登天”的梦幻者,天堂没有登上,而且天堂的幻影也完全消失,他们迷失了。现在从幻境中慢慢坠落,但是,他们还不愿意回归大地,悬在半空漂浮着,像一群精神混乱者一样胡思乱想,像一群无头的苍蝇东飞西撞。其实,我们需要回到大地,重新创造我们的家园,我们才有重生的希望。当然,对彻底的私有化、彻底的市场经济、彻底的民主宪政,我们还顾虑重重,犹豫不决,甚至反感抗拒。但是,我们在犹豫之后,还是要回到大地,回到最坚实的基础。重建一个完全个性独立、财产彻底私有、政治彻底民主,竞争完全公平的社会环境,我们才能重新强大富裕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8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